美陆军领导称,美空军继续为其统管中高空UAV的要求辩护

[美国《航宇日报》2007年3月27日报道] 美国陆军航空部主管Stephen
Mundt准将称,贝尔直升机公司制造武装侦察直升机的困难与制造过程相关,而非技术上的原因。Mundt
3月23日称,技术上是可行的,问题在于贝尔怎样在制造过程中完成其工作。Mundt说,最初工作将制造368架直升机,花费36亿美元,最终将可能需要制造512架直升机,价值47亿美元。加上研发和其他成本,每架直升机价格约为520万美元。但最近贝尔公司告诉陆军,每架直升机的单价可能高达1000万美元。Mundt还说贝尔是否能在计划的2009年12月开始飞机交付也存在疑问。贝尔公司有约1个月时间考虑,然后向陆军解释其未来的计划。Mundt表示希望陆军不必终止该项合同。

图片 1

[美国《航宇日报》2007年3月26日报道] 3月23日,针对美国空军参谋长Michael
Moseley将军向美国国防部提出的、由美国空军作为所谓的”执行代理”来统管全军中高空UAV使用的要求,美国陆军航空兵主管Stephen
Mundt准将提出了尖锐批评。Mundt还对Moseley最近针对”联合货运飞机”采办项目中的讲话表示关注,该项目是美国陆军和美国空军联合进行的,美国陆军是项目管理方。Moseley将军在前述要求中,将中高空UAV定义为飞行高度在距离地面3500英尺及以上的UAV。对这个要求,Mundt的评论是:”我们绝对不同意”(We
absolutely
disagree)。Mundt说其他军种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也都反对这一要求。他还说,美国空军以前也有过控制全军UAV的企图,但在那时就遭到了断然拒绝。Mundt表示,这不是关于平台的问题,这是关于空域、是关于理解空域的问题。Moseley的理由和辩解是完全错误的。Mundt认为,Moseley的要求若付诸实施,美国陆军将不得不放弃某些UAV能力甚至装备;然而,美国陆军放弃这些之后,还需要再从美国空军那里从新获得,这样一个过程没有意义。这是一个所有权(ownership)问题。他还说,美国陆军在某个战区使用飞行高度较高的UAV时,已与”合成部队空中部分指挥官”(Combined
Forces Air Component
Commander,CFACC)协调,因此不需要按Moseley的要求办。对于JCA项目,Mundt表示美国空军和美国陆军之间已有一份谅解备忘录,确定了两军种将在该项目中,开发同样的基本型战区内运输机。然而Moseley最近表示:若美国空军在这个项目中没有获得适用的飞机,则它将不得不另行选择。Mundt对Moseley的这番言论表示关注:”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那些话”。按Mundt的说法,两军种之间此前已就JCA的关键性能参数达成一致。

[美国《航宇日报》2007年3月26日报道] 3月5日,美国空军参谋长Michael
Moseley将军在一封写给美国国防部副部长Gordon
England的信件中,要求美国国防部授权美国空军为美军中高空UAV工作的执行代理(executive
agent,EA)。按他在这份信件中的定义,中高空UAV是指飞行高度在距离地面3500英尺及以上的UAV。当时,他还同时将这份信件发给了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和副主席、美国陆军参谋长、美国海军最高级军官、美国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战斗部队、美军战斗部队司令部的司令官们。这已经不是美国空军第一次做这样的努力了,此前它也曾提出作为EA来统管全军UAV有关工作的要求,但由于遭到美国海军和美国陆军的坚决抵制、以及美国国防部一些文职官员的反对而未能如愿。在3月5日的信件中,Moseley承诺他会在4月中旬以前、提交一份”包含广泛的计划”来优化美军的情报/监视/侦察能力。最近在美国国会作证时他又提到这点。他强调说,他在信件里已经说明,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因为美国空军想要支持战区内日益增长的、对UAV及其图像/信号/视频情报能力的需求。他认为,在美国空军的领导下进行集中浓缩的UAV规划,将能更快速、更廉价和更好地利用美军目前已经投入使用的UAV(与目前由美国国防部统筹相比)。美国空军的其他一些军官认为,若分散对UAV使用的控制,则可能导致对空域中其他军用飞机、通用航空和民航产生威胁。尽管Moseley在信件中并未直接提出这个问题,但他认为中高空UAV的使用应由一个战区中的”合成部队空中部分指挥官”(Combined
Forces Air Component
Commander,CFACC)来协调,而这名指挥官通常是一名美国空军军官。然而这与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使用建制UAV互相矛盾,因为这类UAV是专门配属某个特定建制等级的部队、并由该部队的指挥官进行指挥控制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先锋”和美国陆军的”猎人”都是这样的UAV。Moseley提出,对于这类专门配属于某个建制等级的中空UAV,CFACC的权力将限于执行真正的联合的、战略驱动的ISR行动。中高空ISR航空器数量的快速增长正在加重这一问题,一种联合的战区ISR策略、以及由CFACC来指挥控制所有的战区内中高空ISR装备,将能更好地满足一名联合部队指挥官的ISR需求。来自美国国防部的消息显示,美国陆军积累的UAV飞行时数是美国各军种中最高的,而这主要是由它的地面指挥官们指挥控制其UAV实现的。美国空军则是各军种中对UAV投资最多的,它在2008财年预算申请中为此编列了130亿美元。美国海军计划在2009财年开始采办”广域海上监视系统”长航时UAV,届时它对UAV的投资将仅次于美国空军。

[英国《飞行国际》2007年3月27日报道]
为奥地利生产的18欧洲战斗机”台风”中的第1架飞机,于上周在EADS公司慕尼黑附近的Manching试飞场进行了首次试验飞行,飞行大约1小时。第2架奥地利平台将在今年4月进行它的首次飞行,其在试飞中将临时加上德国空军飞机标记7L-WA。另外4架飞机目前正在德国进行总装,今年晚些时候开始交付予奥地利空军的Zeltweg空军基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云顶线路检测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