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损大脑,生态学家警告日本或出现獾杀戮危机

“强悍”植物可在高温火山土壤中生长

英国科学家希望实施软化的退欧政策

适量饮酒 亦损大脑

生态学家警告日本或出现獾杀戮危机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在炙热中茁壮成长。图片来源:Alamy Stock Photo

特丽莎:梅计划在英国退欧前增加其保守党的绝对多数席位。然而,事与愿违。图片来源:Toby
Melville/Reuters

通过对数百名伦敦人的研究发现,每周喝8到12杯酒与海马体萎缩有关。

日本獾。图片来源:alpsdake/CC BY-SA 4.0

本报讯
一些物种喜欢高温。一项对新西兰高度活跃火山区域的植物调查发现,在土壤温度达到98.5℃的地方,仍然有若干种植物可以在如此极端条件下生存。

虽然6月8日的英国大选并未产生明确的结果,但试图从当前的混乱局面中看出一些含意的科学家希望,这一结果将最终受益于该国同欧盟在科研领域结成的关系。

图片来源:Quinn Dombrowski Flickr (CC BY-SA 2.0)

在日本九州岛,农民经常会诱捕并且刺死在当地被视为有害动物的獾。不过,生态学家表示,这一做法正在失去控制。在九州岛鹿儿岛县,被杀死的獾数量从几百只飙升至去年的4000多只,而这可能导致獾的种群崩溃。“如果杀戮以这样的速度继续下去,日本獾可能会灭绝。”东京农工大学生态学家Yayoi
Kaneko表示。

地热场是被下方熔岩加热的地面,它们常以温泉和间歇泉而闻名,也有着不同的植被。

保守党政府一直呼吁举行大选,企图尽量利用其微弱的多数优势。这种优势曾赋予保守党更加坚定的授权,从而就英国退欧进行谈判。特丽莎:梅领导下的保守党一直追寻“强硬”的退欧政策——把重点放在结束欧盟公民向英国的自由流动、削减移民数量以及使英国脱离欧盟的单一市场上。这种立场给科学家提出了警告:它还有可能使英国退出欧盟研究框架并且减少科学家的自由流动。

一项新研究发现,一周仅喝几杯啤酒也会导致个人大脑产生持久性变化,不过这种变化的功能性意义尚不清楚。

在日本餐馆中,食用獾肉作为一种流行也正在兴起,尽管这种做法是否驱动了对獾的杀戮尚不得而知,或者这只是对足够的獾供应量作出的反应。科学家认为,日本政府应当介入此事并且就这种做法能否持续下去提供科学的建议。

新西兰关爱土地研究中心的Mark
Smale和同事调查了位于该国北岛陶波火山带的15个地点。他们对当地的植被进行了采样,并测量了土壤温度,分析了土壤样本,以了解其酸碱度和金属含量。

不过,保守党实际上失去了席位——最终离获得绝对多数还差8票,尽管其仍是英国议会中最大的单一党派。在这一被称为“悬峙议会”(没有一个党派获得绝对多数)的结果出炉后,梅表示,不管怎样,她将依靠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的支持组建一个政府。在英国政坛上,民主统一党是一个相对弱小的角色。

人们普遍认为,饮酒过多会有害健康,但传统观点和政府的饮食指南均表示,可以适量饮酒。美国政府赞同女性每天饮酒一杯,男性每天饮两杯。

Kaneko和另外两位科学家——来自英国牛津大学的Christina Buesching 、Chris
Newman最先在4月13日发表于《自然》杂志的“读者来信”栏目中表达了他们的担心。他们警告说,杀戮行为的增加可能导致正在显露的“生态危机”,同时这种行为正在“没有科学建议或者策略规划”的情形下不断出现。

地热场的土壤通常会拥有极端的pH值,且通常pH值较高,有时含有的金属水平甚至是有毒的,这被认为会影响植物生长。

萨塞克斯大学科学政策研究所副所长Paul
Nightingale表示,尽管形势仍不明朗,但该结果表明,政府已经失去了梅一直追求的实施严格退欧政策的授权。这一结果“更有可能使英国实施相对温和的退欧政策,并且留在欧盟科学框架内”。

然而,近日发表于《英国医学杂志》的新研究发现,以此水平饮酒与大脑扫描中呈现的若干认知下降有关。

日本獾是该国特有的物种。它的体型比欧洲“同伴”小,并且拥有没那么明显的面部条纹。Kaneko表示,令人困惑的是,日语中用来描述獾的单词还可被用于描述经常被农民诱捕的另外两个物种:狸(在日本民间故事中被认为是狡猾的动物)和浣熊。

研究团队发现与周围生长的森林不同,地热场中生长的最高植物是灌木丛。研究人员对地表下10厘米处的温度进行了测量,发现那些根系较浅的植物如苔藓和苔类是温度炙热的土壤区域仅存的植物。

曼彻斯特商学院联盟科学政策研究人员Kieron
Flanagan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英国在退欧上表现出的任何软化,“都将对我们留在欧盟资助框架内带来好处”。“改善退欧对科学和研究造成的影响应当是首要目标。”Flanagan说。

研究人员招募了550名英国伦敦人到牛津大学进行核磁共振成像扫描。这些人并非简单的伦敦人,他们是政府部门的公务员,从1985年开始每5年就要进行一次健康习惯调查,其中包括他们饮了多少酒。这让研究人员可以探查个人饮酒习惯与其大脑扫描结果之间的关系。

Kaneko介绍说,当地政府正在不断地推动农民猎杀有害动物以减轻作物损失,而獾似乎正在受到这种杀戮行为的严重影响。鹿儿岛政府官员表示,该县虽然没有追踪獾的数量,但已经证实在2016年3月之前的12个月里,已有4354只獾被杀死,比上一年度增加了70%,比此前若干年增加了一个数量级。

Smale和同事发现,一种叫作矮天鹅颈藓的苔藓是调查区域发现的最耐热植物,它们可以在温度达到72℃的土壤中生存。

“选举结果可能提供了这样一种希望,即强硬的退欧不再像以前那样得到如此狂热的追捧。”此前曾是欧洲委员会首席科学顾问的阿伯丁大学生物学家Anne
Glover表示。“先天的乐观因素让我希望,现阶段我们拥有的悬峙议会或许将以对退欧进行重新思考而告终,有可能退欧会被延迟进行。”

研究人员发现,那些超过30年以上的适量饮酒者与海马体(参与记忆和导航能力的脑区)退化和萎缩有关,此外脑白质也有所退化。

“这个独特的群体应当在科学的控制下得到合理的监测和管理。”俄罗斯科学院研究人员Alexei
Abramov表示。目前獾并未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危物种,但Kaneko表示,基于她对该物种种群密度的估测,这可能很快便会发生变化。估测显示,在过去的几年里,鹿儿岛上有70%的獾被杀死。

“它仅能支持一种物种。”Smale说,“除了适温的藻类之外,没有植物能够在80℃以上的环境中生存。”

实际上,“一个人喝酒越多,他的海马体就越小。”该研究第一作者、牛津大学精神病学教授Anya
Topiwala说。每周多饮一次酒会导致海马体缩小0.01%。而与此相对,成人的年龄每变老一岁海马体会缩小0.02%。

由于这些地点的温度会随着深度增加而变高,即便是这些耐热物种也仅生长在炙热土壤上方数厘米中。它们已经发展出了较短的根系或是向水平方向而非向下生长的根系。

这项研究仅调查了数百名伦敦人,而他们多为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阶层,所以研究结果或不能代表广泛的人群。Topiwala还指出,样本中可能存在“选择偏见”,即这些人需要是从伦敦到牛津大学进行MRI扫描,并在大脑扫描和其他记忆测试中花费1小时,而那些存在酒精依赖或因饮酒导致脑损伤的人可能并非如此。

Smale和团队希望对陶波火山带的地热场植被进行归类,以此了解需要采取哪些保护策略。

值得注意的是,研究人员还指出,海马体在统计学上的变化仅在右海马体上较为明显,而左海马体则无此变化。Topiwala表示,目前尚不知晓其原因。

《中国科学报》 (2017-06-13 第2版 国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云顶线路检测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