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极端植物可在72,巴黎协定

鸣禽辨音靠遗传

国际气候专家谈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 “特朗普,谢谢你”

新型基因疗法有望根治过敏

新西兰极端植物可在72℃火山土壤中生长

本报讯
鸣禽在幼年时期就能分辨不同的鸟鸣。一篇有关两种姬鹟属鸟的新研究认为,这种能力是由基因决定的。相关成果6月12日在线发表于《自然—生态与演化》。

图片 1

据电
澳大利亚科学家日前发明了一种基因疗法,成功治愈了实验鼠的哮喘,将来可望用于一劳永逸地治疗包括哮喘在内的各种过敏症状。

图片 2

鸣禽在幼年时期就能分辨同类和其他近亲物种的鸟鸣,但其背后的机制仍未可知,几个可能的影响因素包括早期经历、母体效应和遗传背景。

■本报记者 陈欢欢

据当地媒体报道,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的一个免疫学研究小组开发的这种基因疗法,通过消除免疫细胞的“记忆”,使其不再攻击相关蛋白质,从而避免过敏。

在炙热中茁壮成长。 图片来源:Alamy Stock Photo

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David Wheatcroft和Anna
Qvarnstrm交换了斑姬鹟和白领姬鹟窝里的鸟蛋(这两种鸟栖息于波罗的海上的厄兰岛)。研究发现,这些雏鸟虽然由另一种鸟养大,但却对同类的鸣叫声反应更强烈。这表明早期的鸟鸣分辨能力并不依赖于早期的鸟鸣体验。之后,研究人员让这两种鸟杂交,发现杂交产生的雏鸟无论其母亲属于哪个物种,都会对斑姬鹟的鸟鸣声反应更强烈。这表明早期的鸟鸣分辨能力是由基因决定的,而且不受母鸟种类的强烈影响。

“感谢特朗普,因为他退出的决定唤起了大众对气候变化问题的重视。”前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长Christiana
Figueres如是说。

免疫系统为生物机体抵御外来病原体侵袭,但有时会错误地把无害目标当成“敌人”攻击,从而引发过敏反应。人们经历的过敏症状或严重哮喘就是免疫细胞与过敏原中的蛋白质反应引起的。一些严重过敏症状会大幅降低生活质量,甚至可能致死。

一些物种喜欢温度。一项对新西兰高度活跃火山区域的植物调查发现,在土壤温度达到98.5℃的地方,仍然有若干种植物可以在如此极端条件下生存。

这两种姬鹟属鸟的鸟鸣分辨能力建立在遗传基础上,这意味着地理活动范围重合且关系如此紧密的物种之间也存在着遗传分化,而且鸟鸣分辨能力可能在新物种的形成中发挥了作用。

6月1日,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引得国际社会一片哗然。有人认为,美国退出之后,中国将成为全球气候变化方面的领袖。

研究小组负责人雷:斯特普托表示,治疗哮喘和其他过敏症的难点在于,免疫细胞中的T细胞会对过敏原蛋白质留下免疫“记忆”,因而对治疗产生抗药性。

地热场是被下方熔岩加热的地面,它们常常以温泉和间歇泉而闻名。但它们也包含着不同的植被。

《中国科学报》 (2017-06-13 第2版 国际)

“对此我不同意。”Figueres直言,“中国不是从美国退出之后才起领导作用的,而是一直在起领导作用,这不是由美国在不在决定的,而是中国自身发展的需求。”

在实验中,研究人员把造血干细胞抽出来,把一种能调节过敏原蛋白质的基因移植进去,然后把造血干细胞移植到实验动物体内。这些改造过的干细胞会分化增殖形成新的能表达这种蛋白质的血细胞,并靶向“关闭”免疫细胞对这种蛋白质的过敏反应。

新西兰关爱土地研究中心的Mark
Smale和同事调查了位于该国北部岛屿陶波火山带的15个地点。他们对当地的植被进行了采样,并测量了土壤温度,分析了土壤样本,以了解其酸碱度和金属含量。

当谈到中国时,Figueres的发言迎来全场掌声。

目前新疗法只针对哮喘进行了实验,研究人员希望将它扩展应用于其他过敏症状,包括花生过敏、海鲜过敏等,目标是将其发展成简便、安全的疗法,一次性治愈过敏症状。

地热场的土壤通常会拥有极端的pH值,且通常pH值较高,有时含有的金属水平甚至是有毒的,这被认为会影响植物生长。

6月7日,在北京出席第八届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的官方边会“2℃联盟:清洁能源论坛”时,多位能源专家、政策制定者、地方政府代表和企业负责人一致认为:应对气候变化是大势所趋、不可逆转。

《中国科学报》 (2017-06-13 第2版 国际)

研究团队发现与周围生长的森林不同,地热场中生长的最高植物是灌木丛。研究人员对地表下10厘米处的温度进行了测量,发现那些根系较浅的植物如苔藓和苔类是温度炙热的土壤区域仅存的植物。

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引起“公愤”——包括纽约、洛杉矶、芝加哥在内的美国10个州的83个城市联合宣布不理特朗普,继续履行减排承诺。

Smale和同事发现,一种叫作矮天鹅颈藓的苔藓是调查区域发现的最耐热的植物,它们可以在温度达到72℃的土壤中生存。

“感谢他,我们知道了该采取什么行动。”Figueres说,从法律上讲,美国目前仍然是UNFCCC成员国,直到2020年11月6号才退出,还存在不确定因素,但美国在政治上的退出并不能改变“每个国家都有历史责任、同时打造共同未来这一真理,这不是意识形态、政治或者信仰,而是物理上的真理,是无法改变的”。

“它仅能支持一种物种。”Smale说,“除了适温的藻类之外,没有植物能够在80℃以上的环境中生存。”

气候组织首席执行官Helen
Clarkson表示,美国政府的决定并不意味着《巴黎协定》的终结,恰恰相反,美国各州、各城市和企业都在不断采取行动支持该协定落地。

由于这些地点的温度会随着深度增加而变高,即便是这些耐热物种也仅生长在炙热土壤的上方数厘米中。它们已经发展出了较短的根系或是向水平方向而非向下生长的根系。

中国清华大学低碳经济研究院院长何建坤指出,《巴黎协定》下促进全球能源变革和促进经济发展低碳转型的趋势已经开始,不可逆转。

Smale和团队希望对陶波火山带的地热场植被进行归类,以此了解需要采取哪些保护策略。

“特朗普的行为反而让我们可以明确地和他背道而驰。”加利福尼亚州州长Edmund
Brown表示,“特朗普这种对抗和不承认气侯变化的假说是一个非常巨大的错误。我们要正视面临的挑战,人类必须从石油、煤、天然气这个彻底碳化的消费模式中转换过来。”

美国能源部部长里克:佩里也出席了此次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他们不是不喜欢清洁能源吗?但还是来了。”Brown认为,这是美国将继续支持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有力信号。

“我认为还有希望,现在就像在攀登珠穆朗玛峰,要有愚公移山的精神。”Brown说。

在6月7日大会开幕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来贺电指出,发展清洁能源,是改善能源结构、保障能源安全、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任务。

对此,欧盟委员会副主席Maros
Sefcovic表示:“从习主席的贺信中我认识到,中国想要清洁的空气、青山绿水、不受污染的土地,这些都是以人为本的措施,很高兴中国正在不断落实这些工作。”他希望欧洲的碳交易系统可以对中国有借鉴作用,因为中国未来将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碳交易市场。

Figueres则明确指出,中国的历史责任没有美国那么大,但中国从“十二五”开始就列出了雄心勃勃的减排计划,使得中国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领导者。

“中国人想要蓝天白云,而不是灰蒙蒙的天,正因为中国理解应对气候变化是符合国家利益的,因此他们是自主参与的,在未来也愿意长期发展低碳经济,而非为了承担历史责任。”Figueres说。

何建坤指出,要实现全球增温2℃以内的目标同时保障经济持续发展,全球单位GDP二氧化碳强度每年下降的幅度应该超过4%。可是从2005年至今,全球的下降率只有约1%,发达国家2%,只有中国达到了4%。

何建坤认为,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新常态,最近3年能源消费的增长率从6%左右下降到1.5%左右,而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增长率超过10%,满足了新增能源需求,因此二氧化碳排放已经基本持平。

同时,中国颁布了更加严格的能源总量控制目标和非化石能源占比目标:2030年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60亿吨标准煤,非化石能源发电占比达到50%。此外,全国统一的碳排放交易市场即将启动,纳入企业的总排放量预计超过全国总排放量的一半。何建坤认为,中国将能确保国家自主贡献目标的实现。

美国加州能源委员会主席Robert
Weisenmiller在论坛期间“怒怼”Brown:“别说那么多没用的,加州要实现建筑能效提升3%,在你的领导下能不能实现?”

79岁的Brown回应称:“1975年我当选州长后,首先就约见了加州能源委员会的人,当时想制定建筑能耗标准,结果用了9年时间才实现。即使在发达的加州都不容易,有很多利益集团存在,障碍很多,但我们会全力以赴。”

作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加州的减排态度一直较为坚决,但Brown表示,加州在全球碳排放中仅占1%。2015年他发起了2℃联盟,目前覆盖35个国家的175个政府,致力于鼓励地方政府在温室气体减排方面发挥作用,防止地球气温升高致命的2℃。此次来中国,他已经拜访了多地地方政府。

“东方不亮西方亮。”Brown表示,虽然美国联邦政府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但美国的各州都在发挥正面作用。

Sefcovic亦表示,《巴黎协定》最成功的一点是使市长、省长、州长直接参与进来,从而能够直接采取行动、产生效果。他强调:“应对气候变化是不可协商的,我们已经做出了很多的承诺,现在最好能转化为立法。”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所长戴彦德则强调,为了实现2℃目标,地方政府必须作出超越中央政府的承诺。

他指出,按照目前各国承诺的指标计算,温室气体排放量还在继续上升。况且,全球经济发展不均,新兴经济体还要发展,全球能源消费尚未达峰。同时,全球能源消费中85%以上仍是传统的化石能源。戴彦德建议,除了经济结构转型,地方政府应该在提高能效和发展可再生能源上做文章。

实际上,我国20余个城市成立了“达峰联盟”,提出在全国2030年达峰之前,在2020年提前达峰。

对此,戴彦德表示:“应对气候变化对我们来说是经济增长的新动力,是稳增长、保就业的一条新路子。”

《中国科学报》 (2017-06-13 第3版 国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云顶线路检测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