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清华脑起搏器论坛关注帕金森病,谨防四年制高职本科成

话剧《侯德榜》背后的科学情结 北京化工大学学生话剧讲述著名化学家侯德榜

第四届清华脑起搏器论坛关注帕金森病

河南新乡医学院 路承彪小组发现尼古丁或可治疗神经和精神疾病

熊丙奇:谨防四年制高职本科成“怪胎”

图片 1

本报讯
4月11日,正值世界帕金森病日,由清华大学和北京市科委主办,神经调控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承办,中国帕金森病协作网、北京品驰医疗设备有限公司等协办的“第四届清华脑起搏器论坛——世界帕金森病日关爱活动”公益活动在清华举行。该论坛旨在推动全社会关注老年人健康、关注帕金森病,让更多的人了解脑起搏器是治疗帕金森病的最佳神经外科疗法。

本报讯
河南新乡医学院河南省教育厅脑研究重点实验室培育基地路承彪课题组研究发现,不同浓度的烟碱刺激可能治疗神经和精神疾病。相关成果日前在线发表于《科学报告》。

4月2日,浙江省教育厅正式发布《浙江省四年制高等职业教育人才培养试点工作方案》,首批遴选浙江金融职业学院等5所高职院校的6个专业,与中国计量学院等普通本科院校联合培养四年制高职本科专业人才。

话剧《侯德榜》剧照 张弘鹏摄

据悉,到2014年底,我国帕金森病患者已经达到270万。脑起搏器治疗帕金森病是目前外科治疗帕金森病的首选疗法。自2013年获得国内首个脑起搏器产品注册证以来,清华脑起搏器团队开发的产品总植入量已超过1600例次。

据介绍,人脑活动的基本表现是以神经电信号与化学递质为基础的突触传递。烟碱是脑内的一种兴奋性神经递质,对认知功能起重要调节作用。

这种模式被认为是高职院校和本科院校的合作创新。但是,笔者不得不指出,在现实中,如果合作学校只追求学历,这很可能成为“怪胎”,演变为无权授予本科学历、学士学位的高职院校“曲线”升本,通过所谓的合作办学做文凭交易。以笔者之见,这仍是在以学历为导向办学,我国高职要办出特色,提高质量,应积极探索自授文凭。

■本报记者 温才妃 通讯员 刘一君

《中国科学报》 (2015-04-16 第6版 动态)

路承彪团队采用场电位记录技术,在离体海马脑片上成功诱导gamma频率网络同步振荡活动,而该同步活动与人脑高级功能如学习记忆密切相关。该研究观察到低浓度烟碱对gamma频率网络同步振荡有显著增强作用。通过一系列作用机制探讨,证实特异性烟碱受体及兴奋性谷氨酸受体亚型NMDA离子通道受体参与了烟碱对gamma振荡的调控作用。进一步研究发现,生理相关的高剂量烟碱抑制了gamma振荡活动。

根据我国学位条例,对非学士学位授予单位培养的毕业生,授予学士学位没有明确规定,可以参照的内容是“非学位授予单位应届毕业的研究生,由原单位推荐,可以就近向学位授予单位申请学位。经学位授予单位审查同意,通过论文答辩,达到本条例规定的学术水平者,授予相应的学位”。浙江高职和本科院校的合作办学试点,就是由高职负责具体的教学,由本科院校负责学籍和学历学位管理。

20世纪前中叶,百废待举的中国大师辈出,桥梁界有茅以升、地质学界有李四光……在同一时期,化工界也有一位伟人,他就是著名化学家侯德榜。他在1943年创造的侯氏制碱法一直沿用到上世纪90年代。

因此,该研究结果提示,不同强度的烟碱能刺激可能对神经退行性疾病与精神疾病有一定疗效。例如,低剂量烟碱对老年痴呆的学习记忆改善及高浓度烟碱对gamma振荡异常的精神分裂症存在一定治疗作用。

如果能确保教育质量,这一探索还是有尝试的价值的。浙江教育部门也明确要求试点高职院校要按照试点工作要求,与合作招生本科院校深入研究,会同同相关行业企业,认真制订四年制高等职业教育人才培养方案,准确定位人才培养目标和培养标准,科学设置理论课程体系和技术技能实践训练体系,明确学历文凭和学位证书发放标准,形成四年制高等职业教育人才培养特色。

如今,他的故事被后人搬上舞台。4月8日晚,话剧《侯德榜》在北京化工大学科学会堂落幕,全剧再现了侯德榜立志报国、赴美留学、创办碱厂、南京炸厂和重建川厂的人生经历。

《中国科学报》 (2015-04-16 第4版 综合)

但这一探索还有如下一些问题必须解决。首先,所有教学组织全部交给高职,学历授予质量如何保证?是不是在原来高职基础上增加一年就授予本科学历文凭?其次,学生在高职求学,授予另外一所本科学校文凭,如何增强学生对学校的认同感?本科招生放在高职培养的学校,学生会认为自己是高职院校的学生吗?两所学校按理都应对培养质量负责,却可能出现都不负责的局面,如果出现了质量问题,高职会称这是本科院校授予的,本科院校称教学是由高职负责的,如此一来,探索的结果就是在用本科学历提高高职吸引力,也给了本科院校增设计划(与高职院校合作招生计划单列)的途径。

演出成功的掌声刚刚平息,但话剧背后的故事正娓娓道来——

其中,核心的问题在于,我国实行的是国家授予文凭制度,因此很难避免学校办学的学历导向和学生求学的学历情结。由于本科授予的学历文凭是国家承认的,对高职而言,这一模式可实现提升学历进而吸引学生的目标,培养质量和特色倒在其次。要改变这种现象,更有价值的探索是实行高职自主办学、自授本科及以上学历、学位,由社会专业机构对学历、学位进行认证。这样一来,高职会有更大办学空间,同时会注重质量和特色。如果不保障质量,学位得不到社会认可,也就没有学生报考,那怕学校宣称可授予硕士、博士学位。

“德榜”“德榜”……话剧中赴美留学、创办碱厂等场景,主角就是这样被同学、工友们呼唤出场的。见到记者前来采访,演员们模仿话剧中的语调,找来了侯德榜的饰演者高俊涛。

包括高职和本科合作授予的文凭,其实也应该采取自主授予、专业认证的方式。就好比一些计划外招生的国际项目,实行“3+1”或者“2+2”的办学方式,授予国外大学文凭,再由国内教育认证机构认证。其中,有一种完全在国内求学的国际项目,国外大学可以授予其本科文凭、学士学位,但国内认证机构却不予以认证,因为修读这一项目的学生根本没有出国经历。

高俊涛是福建籍在校本科生,本身攻读的是应用化学专业,与侯德榜的故乡、专业恰好吻合。当然,他能够成为侯德榜的饰演者,更是得益于一副“铁嗓”,曾经是校广播台“台柱子”的他朗诵一个半小时的台词毫不疲惫。

根据我国《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我国要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落实学校办学自主权,因此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是改革的大势所趋。只是由于目前的学位条例没有修订,因此学校自授学位还不合法。从改革角度来看,我国应启动对学位条例的修订,以落实纲要的改革精神。结合目前高等职业教育的现状,可以率先在高职领域探索自主招生、自授学位。高职的自主招生已经先行一步,但自授学位却未提上议程,并且与之相反,很多高职院校还希望与更高学历层次学校攀亲戚。

饰演老年侯德榜的北化工业设计系教师冯祖光向《中国科学报》记者透露,“演员都是经过公开启事招来的学生演员,均为零基础。”零基础的演员们在排演之初,“动作、表情根本没法看”,好在他们用心。

高职办学者的担忧则是如果不授予国家承认文凭,自己的地位更低,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实则不然。自主招生、自授学位,可以让高职院校获得更大办学空间,甚至全开放办学。学校办学不能盯着文凭,而是追求给学生货真价实的教育。这是建立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提高职业教育质量的重要制度保障。如果国家能允许部分高职尝试自授文凭,并借鉴对出国留学文凭的认证方式进行认证,我国高职会出现全新的办学局面。

采访中,“中国民族化学工业之父”范旭东的饰演者孙博文突然抬起头打了一声招呼:“侯博士,你好啊!”一如当年二人初见。原来为了适应角色,演员们无论是台上台下都直呼剧中的名字,这一习惯沿用到演出结束。

《中国科学报》 (2015-04-16 第5版 大学周刊)

当然,比起演员零基础,还有一个更加“大胆”的决定——将剧本交给大一新生来创作。

同样是排演话剧,其他高校的话剧大多是交给专业团队创作、排演,但是主创人员之一、北化团委教师程旭却觉得有一丝不妥,“学生创作不了解话剧,但专业团队同样也不了解化学”。作为一部文献史实剧,他更看中再现其中的科学原理、科研过程。于是,在他的脑海中形成了一个“三足鼎立”的构想——剧本由学生创作,专业团队负责润色,而他做当中的协调人。

北化话剧社社长、当时还是法律专业大一学生的常晓宇满怀热情地接下了这个重任,但创作中的艰辛只有她自己知道,“你无法理解我创作时的心情,经常会有一种怀胎十月,却遭遇难产一样的感觉。”除了学业,她几乎推掉了其他所有的安排,硬是啃下来将近两万多字的化工文献,完成了一万五千多字的剧本初稿。

身为天津塘沽人的程旭,从小就知道天津碱厂、红三角牌碱粉,但是再深入的却并不知晓。为了得到更细节、准确的资料,程旭辗转联系到了侯德榜长孙女侯盛欣。在侯盛欣的介绍下,又联系到孙辈中与侯德榜生活时间最长的长孙侯盛锽。“侯氏一家有科学家、企业家、教师,但是平时为人低调,听了我们的想法后很是支持。”程旭说。

于是,资料中记载的侯德榜在侯家后人的回忆中“活”了起来。程旭说,侯德榜在清华留洋预备学堂时,10门功课1000分,演员们第一次听到都以为是话剧的创作,但“这的的确确是侯家后人转述的事实”。不善言辞、醉心工作的侯德榜内心却是有情有义。据侯家人讲述,他与不识大字的妻子感情非常好,话剧中他为了制碱事业就连妻子送饭也没能见上一面就是讲述中的一个小细节。

此外,主创人员还前往永利化工天津碱厂进行实地调研,力求最大程度地还原细节。他们收集了永利化工百年发展历史的众多资料,其中,有一部名为《钩沉》的历史资料,详细记载了当年建厂、制碱、出碱的时间,让大家如获至宝。

考证的工作不单是主创人员在做,演员们也在努力重现当年的制碱过程。

由红碱变为白碱、侯氏制碱法最终产生是最重要的两个场景,但在高俊涛看来,剧本描写得太过简单,“搞不清相关的原理,自己记忆起来也很困难”。于是,他找来大量书籍,将相关的原理自学了一遍,再用北化学生可以理解的语言讲出来。“每一遍讲得都不同,这种感觉就像是‘在给台下观众上课’一样。”

帮忙“抠”细节的人越来越多,饰演李工的焦晓毅在原理的表现上提了很多意见,甚至饰演财主的陈星宇还研究了不同时期商人的形象。

虽然话剧《侯德榜》不比由专业团队打造出来的精美,虽然因痴迷于排剧遭到家人抱怨,但是“当你在做一件具有正能量,而且有意义的事情时,所有的人都在帮你”,对于这一点,程旭深有体会。

1月23日,主创人员再次来到侯盛锽家中征求剧本和排演修改意见。当天,为了表示对话剧创排的支持,侯盛锽及爱人方瑛将侯德榜生前旅行箱和衣物共计10件历史文物捐赠给了主创团队。

最后,它们变成了一个位于礼堂入口处的小型展览,展览陈列了侯德榜当年的工服、手稿、图书等物件,仿佛用史料重复着他当年励志求学、攻坚科研、实业救国、振兴中华的故事。

半个月前的一件小事也让程旭和演员们特别感动。侯盛锽打电话来询问话剧团人数,没过多久他和家人提着30多个亲手烘焙的小蛋糕出现在演员面前。“科学家对于后辈的支持,对于大学生发挥才智所做有意义的事的鼓励,成为我们脑海中一个温馨的画面。”
程旭说。

公演当天,侯家12名后人都赶来捧场,外孙女还特意改签机票从新加坡赶来北京看话剧。开演之前,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化工大学校长谭天伟和侯盛锽为该校侯德榜工程师学院揭牌,侯盛锽成为侯德榜工程师学院名誉顾问。

直到落幕的掌声响起,忙到不顾家、被剧团人员称作“第二个侯德榜”的程旭才终于可以“做回自己”。

《中国科学报》 (2015-04-16 第8版 校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云顶线路检测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