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发现高山地区气候变暖更快,成都理工大学绘制尼泊尔地质灾害危险性预测图

成都理工大学绘制尼泊尔地质灾害危险性预测图

中科院地环所 研究发现高山地区气候变暖更快

我国首列“细水雾”地铁下线

“气荒”变“荒气”,何解

科学网4月28日讯 4月25日,尼泊尔博克拉附近发生8.1级强震后,
成都理工大学地质灾害防治与地质环境保护国家重点实验室第一时间启动了对该地震的科学研究。

本报讯(通讯员晏利斌
记者张行勇)一个包括中国在内的由欧洲、美洲和亚洲10个国家的科学家组成的国际团队,在系统分析了过去半个多世纪全球范围内山地气温的变化后指出,高海拔地区近期的气候变暖可能比以前更快。高海拔地区快速变暖会加剧山区生态环境、冰冻圈、水文循环和生物多样性的变化,由此可能带来一系列环境问题,包括水资源短缺和一些高山动植物的灭绝等。其研究结果于近日在线发表在《自然—气候变化》期刊。

图片 1

图片 2

实验室科研人员通过多种渠道迅速收集了地震灾区的地形地质基础资料和地震峰值加速度等地震参数数据,依托实验室获得2014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项目《汶川地震地质灾害评价与防治》中强震触发地质灾害发育分布规律的研究成果,选取地震峰值加速度、斜坡坡度和斜坡坡高三个主控因子,在GIS平台下快速完成了该次强震崩塌滑坡地质灾害危险性预测评价图的绘制,该预测评价图可为此次地震震后地质灾害的排查提供参考。

高山地区气候变暖更快的最显著证据来自青藏高原。据参与此项研究的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及青藏高原地球科学卓越创新中心研究员刘晓东介绍,过去半个世纪,青藏高原地区的气候经历了显著变暖。这主要基于青藏高原及其周边139个气象站地面气温观测数据的分析:1961~2012年2000米以上的青藏高原地区年平均气温的线性增温率为0.316°C/10年,明显高于同期全球平均增温率0.2°C/10年。而根据美国航空和航天局观测的2001~2012年全球年平均地面气温的升温速率仅为0.077°C/10年,显示出进入21世纪,全球变暖的步伐趋缓;但是青藏高原地区却经历了持续且更显著的变暖,而且气候变暖表现出明显的海拔依赖性。

图片 3

图片来源:中国化工人才网

下一步,实验室还将继续关注本次地震地质灾害的研究,并准备通过后期收集震区卫星遥感影像图进行同震地震灾害的解译,对本次绘制的预测图进行精度评价,以期对预测评价模型进行不断优化。

科学家已发现高山区域变暖更快的原因包括:冰雪反照率反馈效应、水汽—云—辐射反馈效应、水汽与辐射通量反馈和气溶胶的作用。上述几个或全部因子联合的复杂作用决定了变暖的海拔依赖性,且在不同区域和一年中不同时段也不相同。

我国首列“细水雾”地铁下线

从去年以来,我国天然气行业亏损严重。一旦这样的油价、气价持续下去,天然气行业又该何去何从?

此前,成都理工大学地质灾害防治与地质环境保护国家重点实验室利用汶川地震地质灾害的研究成果,先后实现了2013年芦山地震和2014年鲁甸地震地质灾害空间分布的快速预测评价,准确率达70-80%。

此外,参与研究的科学家还呼吁加强对全球高山地区气温的严格监测。英国朴茨茅斯大学的论文主要作者Nick
Pepin博士指出,目前已收集到的全球山地气候数据多是相对零散的,许多最近的预测都是基于不完整和不完美的资料,迫切需要更多更好的数据去确认这些变化。

记者刘万生 通讯员邢毅
4月27日,我国研制的首列“细水雾”地铁车辆,在中国北车集团大连机车车辆有限公司下线,近日将上线进行各项试验。细水雾灭火系统在国内地铁中尚属首次应用,这项地铁灭火领域具有前瞻性的技术,为地铁火灾防范提供了全新理念。

■本报记者 陈欢欢

《中国科学报》 (2015-04-28 第4版 综合)

据了解,2013年大连机车公司与沈阳地铁签订了1号线车辆增购合同,为给乘客更高的安全保证,将向沈阳地铁1号线制造10列配置火灾报警及细水雾灭火系统的地铁列车。

“天然气供过于求的形势来了,这个形势我们行业内的人认为可能要持续到2020年,而且过剩的量在300亿~400亿方。”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经济技术研究院高级经济师徐博在近日举行的第九届中国新能源国际高峰论坛上如是说。

沈阳地铁1号线增购车辆所配备的灭火系统,由火灾报警系统和细水雾灭火系统两大部分构成。当火灾发生时,通过安装在客室内的吸气式火灾烟感探测器,将火灾信号传递给安装在司机室的中央火灾警报系统控制面板,由司机确定火灾后,开启细水雾灭火系统,再由安装车厢下面的氮气罐储存的气体,推进水罐里的水,使两者混合产生细水雾,通过细水雾灭火管路,在火灾发生的区域由喷嘴释放,用于灭火。灭火管路分布于各个车厢,每节车厢按位置划分为两个灭火区域,每个区域均布4个喷头,只有发生火灾的区域,才释放细水雾进行灭火。

实际上,自从本轮油价跳水以来,我国长期以来的“气荒”就已经悄然转变为“荒气”——据记者了解,一些企业天然气部门一季度利润下滑惊人,相关数据甚至“不敢透露”。徐博就表示:“现在销售非常困难,压力非常大,找不到新用户。”

细水雾灭火系统相对于以往地铁车辆的消防系统,对使用的环境要求更低,维护更加方便,并且减小了火灾对乘客的危害。这项技术在今后的其它地铁车辆项目上具有广泛的应用前景。

面对有可能长期走低的国际油价,我国天然气行业路在何方?

细水雾自动灭火系统通过高压和喷嘴将通过管道的水,雾化成具有高动能的毛细水珠。在火场中,毛细水珠庞大的接触表面积能够快速充分地吸收火源附近的能量,通过毛细水珠在火场中从液态到气态的蒸发,置换火场中的氧气,达到使火源窒息的作用,无污染,绝对环保。

进入2015年,天然气行业出现了许多和前几年完全不同的新形势。

同时,此系统具有高加速度的毛细水珠,可实现对火场的全淹没,并可以用于遮挡和受阻空间的火灾;此外,毛细水珠气化所产生的水蒸气还可以吸附烟尘粒子,而较大的水雾作用面积则可对有毒烟气进行过滤和降解。

首先,国际油价走低,天然气价格也较低。徐博指出,总体来看,2020年前,我国的天然气供应量非常充足,国际供应充足且价格便宜,美国的液化石油气最迟明年将进入我国。如果国内消费市场开发不好,还会进一步压低国内产量。

沈阳地铁1号线增购车辆外观与内饰设计,仍以沈阳地铁LOGO为主导,融入沈阳市的人文风情、地标及市花等特点,保留了红色主色调。列车为B型不锈钢车体,3动3拖6节编组,最高运行时速80公里,接触网受电。

其次,从政策层面看,我国4月1日起开始将存量气和增量气门站价格并轨,今后还要在天然气交易所交易,无须按照国家发展改革委的价格来执行,使得天然气价格灵活性大大提高。管道公平准入、混合所有制等油气行业改革也会对气价产生一定影响。

中国石油大学教授刘毅军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国内经济形势变化使得整体能源需求不旺,加上近几年连着上了一些天然气项目,积累了一些产能,使得国内出现“荒气”。

在刘毅军看来,“荒气”是阶段性现象。“2009年夏天内蒙古、江苏等个别地区也出现过天然气过剩的情况,后来出台了经济刺激计划,这种问题就被掩盖下去了。”现在,油价、煤价走低使得用气积极性受抑制。刘毅军判断,油价如果上不去,天然气供给过剩、宽松的局面很有可能会维持几年。

根据国务院发布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到2020年,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0%以上。“到2020年达到3600亿方的需求量,在今年的基础上翻番,这个目标目前看来很难完成。”徐博认为。

在这样的价格趋势下,从去年以来,我国天然气行业亏损严重。一旦这样的油价、气价持续下去,天然气行业又该何去何从?

对此,徐博认为,不能指望家庭用气,“我们测算家庭用气800亿方到顶了。中国天然气现在只占到一次能源的6.3%,未来在天然气发电、汽车、LNG船舶等方面还有增长的空间”。

徐博分析指出,交通用气改造起来快,又能减轻机动车污染问题,较为可行。此外,根据我国相关规划,LNG船舶规划达到1万艘,现在数量较少,还有很大发展潜力。

针对此前传出的叫停机动车“油改气”的消息,记者近日在采访中获悉,该措施实施难度较大。“老百姓支持油改气,天然气供应又比较宽松,有人想加气,有人想卖气,所以监管部门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位业内人士向《中国科学报》记者分析指出,交通用气还有一定发展潜力。

不过徐博最为看重的是天然气发电。天然气发电是国际上一种主流的发电方式,而我国天然气发电约占15%左右,同发达国家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天然气发电具有启动快等优势,适合建设调峰电站,被业内人士普遍看好。但由于我国电价的不合理性,使得天然气发电同火电相比没有成本优势,缺乏建设积极性。

刘毅军告诉记者,从2014年开始,我国天然气发电出现逆向替代——当经济性降低时首先减少的就是天然气电厂,而火电投资却在持续增加;此外,还存在从山西、内蒙古等地跨地区调度的跨区域逆向替代。实际上,都是用煤电替代了天然气发电。

据记者了解,为了对促进天然气发电有带动作用,“三桶油”也入股了一些发电企业,但收效甚微。

目前国际上有两场能源革命同时进行,一场是美国的非常规油气革命,另一场是德国的新能源革命。德国的目标很直接——未来用可再生能源100%替代传统能源。虽然该计划在提出伊始广受怀疑,但德国人正在用行动证明这一目标并非遥不可及。目前,德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已近30%。

近日,在参加中德能源转型论坛时,多位德国能源专家一致指出:德国成功的最大功劳在于其民众付出了更高的电费,支持了德国的可再生能源快速崛起。

同发达国家相反,在我国,长期以来存在的交叉补贴使得工业用电较贵而民用电便宜。“老百姓是否愿意多掏钱改变能源结构还不确定。”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能源经济研究院首席能源研究员陈卫东说。

一方面供给过剩,一方面发电比例极低,对于我国天然气发展中存在的这种矛盾,陈卫东表示,美国在页岩气革命之后也出现了煤和气的PK,谁便宜就用谁发电。而我国的气电矛盾突出则彰显出,单个能源价格体系已经不符合时代发展的需要了。

北京大学能源法律与政策研究基地副主任张利宾也认为,气PK不过煤,应该通过立法解决。“地方支持污染的发展方式必然失效,未来必须通过法律手段,而非仅仅依靠行政手段来监管。”

刘毅军则寄希望于新电改:“随着电力体制改革的推进,问题也许会逐步化解。”

不过,陈卫东也指出,如果电价提高,我国的产业结构和竞争力又会面临巨大的调整和洗牌,新产业能否顺利取代老产业支撑经济增长还有待考验。

“能源的现实主义和环保的理想主义之间存在巨大差别,是要环保还是要GDP,这是我国需要明确的能源体制的价值取向问题。”陈卫东说。

《中国科学报》 (2015-04-28 第6版 能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云顶线路检测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