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门霍乱疫情已造成115人死亡,以身相许

马克龙成法国近60年来最年轻总统

也门霍乱疫情已造成115人死亡

王泽山院士:“以身相许”火炸药

白春礼调研中科院天津工生所

法国新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14日正式就职。现年39岁的他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近60年历史上最年轻总统。

开罗5月14日电萨那消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14日表示,也门霍乱疫情自4月27日以来已造成115人死亡,共发现疑似病例8500例。

图片 1

5月12日,中国科学院院长、党组书记白春礼到中科院天津工业生物技术研究所调研指导工作,期间听取了天津工生所工作汇报,参观了技术支撑平台和总体研究部,并与研究所领导班子、科研及管理骨干进行了座谈,对研究所机制创新、重大突破、产业应用和发展前景进行了深入了解。中科院副院长、党组成员张亚平,党组成员、副秘书长、北京分院院长何岩一同参加了调研。
白春礼实地考察了天津工生所微生物高通量筛选平台和总体研究部实验室,认真观摩了微流液滴筛选装备、细胞工具计算设计、类丝蛋白、二氧化碳转化、天然产物生物合成、高能糖电池、生物传感器、生物基材料等最新技术成果,详细了解了研究所在体制机制创新方面做出的新探索。
座谈会上,白春礼认真听取了天津工生所所长马延和的工作汇报,并与研究所领导班子、科研及管理骨干进行了深入交流。

马克龙在就职后的首次演说中说,他将致力于弥合法国社会分歧、重振日益衰退的欧盟。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行动部主任多米尼克:施蒂尔哈特当日在也门首都萨那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上述数字,表示也门面临霍乱“全面暴发”的风险。

2017年3月10日王泽山院士在辽阳试验场 朱志飞摄

白春礼对天津工生所的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他表示,自成立以来,天津工生所明确发展定位,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开拓进取,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成果,特别是在机制体制创新和创新文化建设方面走在了前列,并对研究所围绕“信念引领科研,党建促进创新”方面开展的工作和取得的成效给予了高度评价。他希望研究所继续坚持定位、立足长远、前瞻布局,在服务国家及天津地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方面发挥引领和带动作用。

14日上午,马克龙抵达位于法国首都巴黎的爱丽舍宫,受到即将卸任的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的热情欢迎。法新社报道,奥朗德与马克龙举行闭门会谈,并将“核按钮”移交给马克龙。

“持续至今的武装冲突造成也门全国饮用水供应和卫生系统瘫痪,经济处在崩溃边缘,这些都助长了疫情。也门当前的霍乱疫情十分严重。”施蒂尔哈特说。

图片 2

白春礼指出,当前我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深入实施,国家创新体系格局面临深刻调整,国家将在北京、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在张江、合肥、怀柔建立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国家实验室建设拉开序幕;京津冀、上海、广东、安徽、四川、武汉、西安、沈阳8个区域全面创新改革试验深入推进;党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努力打造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的创新发展示范区。中科院积极响应国家号召进行了部署,希望天津工生所领导班子带领全体科研人员能够站在国家层面,瞄准国家重大需求,抓住京津冀协同发展和合成生物技术创新中心建设这两个机遇,主动借鉴国家实验室建设经验,创新管理和科研组织模式,整合资源,集聚力量,打造国家级科技创新平台,成为京津冀协同发展在科技方面的样板和靓丽名片。

随后,在马克龙以及爱丽舍宫职员的掌声欢送下,62岁的奥朗德乘车离开爱丽舍宫。

霍乱是由霍乱弧菌引起的急性肠道传染病,患者常出现呕吐、腹泻、脱水和高烧等症状,重症和延误治疗可致死亡。

2017年3月15日王泽山院士在检测自动装置系统 朱志飞摄

中科院办公厅、科技促进发展局、科学传播局、北京分院等相关负责人参加了调研。

法国宪法委员会主席洛朗:法比尤斯宣布,马克龙正式就任法国总统。“一个人要成为国家之子,必须首先成为时代之子。你正是时代之子……根据民众自主做出的选择,你现在是国家之子,”法比尤斯对马克龙说。

世界卫生组织本月11日曾发表声明说,也门霍乱疫情近日加剧。据其统计,自去年年底以来,也门的霍乱疫情已导致约2.7万例病例,760万人居住在高危传播环境内。

“学术会议参加不少,但对这种采访不太适应。”眼前这位三次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大奖的“80后”院士并不太习惯面对媒体,有点腼腆地说:“自己只是个一辈子只能做好一件事情的人。”

图片 3

马克龙1977年12月出生,大学毕业后从事金融行业,2012年弃商从政,被时任总统奥朗德任命为总统府副秘书长。2014年8月,马克龙出任经济、工业和数字经济部长。2016年4月,他成立“前进”运动。

2014年9月,也门胡塞武装夺取首都萨那,后又占领该国南部地区,迫使总统哈迪前往沙特阿拉伯避难。2015年3月,沙特等国针对胡塞武装发起代号为“果断风暴”的军事行动。战火至今尚无终止的迹象。

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学教授王泽山在火炸药这个“不起眼”的国防领域,整整奋斗了64个年头,为我国火炸药事业从跟踪仿制到进入创新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书写了一段带领我国火炸药整体实力进入世界前列的传奇。

白春礼实地考察实验室

在今年5月7日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马克龙以66.10%的得票率战胜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候选人玛丽娜:勒庞,当选新一任法国总统。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投身“不起眼”的火炸药领域

图片 4

马克龙14日发表就任总统后的首次演说,承诺会促进法国社会团结、重振日益衰退的欧盟。

火炸药是火炮、火箭、导弹、航弹、鱼雷等火力打击武器的能源,完成发射、推进和毁伤功能。火炸药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国家武器的装备水平,并有效提升传统兵器到尖端武器的战斗效能。但在世界近代几百年的时间里,我国的火炸药技术却一直落后。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马克龙的首次演说持续大约12分钟。其间,他64岁的妻子布丽吉特认真聆听。

王泽山从19岁进入哈军工开始,就选择了火炸药专业。“跟航天、导弹等热门行业相比,这项工作太基础、太枯燥、太危险了,甚至一辈子也出不了名。”正因为这样,同期20多人中只有王泽山一人报了这个“不起眼”的专业。

马克龙在演说中表示,本轮总统选举表明,法国民众选择了“希望”,并且期盼作出改变。“世界和欧洲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法国。他们需要一个富有使命感的、强有力的法国。”

他坚信,任何专业都可以实现自己兴国强军的梦想。甚至是在文革那个特殊的年代,也没有中断过自己的研究。文革一结束,他也迎来了自己科学研究的大“爆发”。

马克龙还承诺,他任职期间将努力推动“复兴、重振”欧盟。

1985-1990年,王泽山率先攻克了废弃火炸药再利用的多项关键技术,为消除废弃含能材料公害提供了技术条件。该技术获1993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

14日当天,法国安全措施相当严密,仅总统府周边就部署了大约1500名警察。

与此同时,王泽山又针对火炸药的另一世界难题——低温度感度技术发起冲击。他带领团队不断尝试,打破原有规律,构建了火药燃速与燃面的等效关系,并发现了能够弥补温度影响的新材料,解决了长贮稳定性问题,显著提高了发射药的能量利用率。该技术获1996年唯一一项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

马克龙完成就职仪式后,将前往凯旋门献花圈,还将依照惯例拜访巴黎市政厅。据了解,他上任后的第一周日程相当紧凑,例如他很可能会在15日宣布总理人选,并将于15日当天前往德国访问。

如今,该技术已应用于我国武器装备,使武器性能摆脱了环境温度的影响。而国外的低温度感度技术至今仍存在贮药稳定性、使用局限性等问题。

马克龙就职后的首次海外出访选择德国,并不令人意外。法新社分析,德国是欧盟的“经济引擎”之一,又是法国的重要邻国,历来都是法国领导人的首访目的地。

回顾与火炸药“以身相许”的60多年光阴,王泽山对于当初的选择始终无怨无悔:“这是一个国家需要、个人前途更加灿烂的最佳选择。”

马克龙阵营的一名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社记者,预计随着总理人选确定,新一届法国政府有望于16日组建。

王泽山的学生们都说:在老师的身上,体现得最充分的是坚持不懈、永不服输的拼搏精神和追求卓越、勇攀高峰的创新精神。一个问题的解决,往往意味着他另一个新研究方向的开始。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远射程与模块发射装药是火炮实现“高效毁伤、精确打击、快速反应、火力压制”的关键技术,也是火炮系统现代化重要的发展方向。

王泽山带领团队耗时20多年,利用自己另辟蹊径创立的装药新技术和弹道理论,终于研发出了具有普遍适用性的远射程、低过载等式模块装药技术。该技术获2016年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

通过实际验证,我国火炮在应用该技术后,其射程能够提高20%以上,或最大发射过载有效降低25%以上;应用此项技术使弹道性能全面超过其他国家的同类火炮。这项提升我军主战武器火炮性能的核心技术目前已广泛应用于我国多种武器装备和型号的研制。

“王老师经常讲,创新就是多想一步,不去重复别人的老路,遇到困难顶着上。”正因为受到王泽山学术思想和人格魅力的感召,他的首位博士生萧忠良毕业多年后又选择回到南理工与他一起工作。

王泽山在学术研究上时常谆谆教导他的团队:“凡是从事工程技术研究的人,不能一味地跟踪国外的研究、简单地仿制研究,一定要有超越意识,要做出真正有水平的研究成果。”

如今,82岁的王泽山带领他的团队已经将目标瞄准了新的研究方向,准备向新的技术难关发起冲击。他说:“作为从事科学工作的人,我更加明白科学技术的力量,也深深懂得重要科技领域的优势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筹码。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每个中国人渴求的,也是人人有责的。正是它在始终支撑着我。”

在王泽山的生活里,从来没有节假日的概念。即使是现在80多岁了,他一年之中,依然还有二分之一的时间是工作在试验场地。

由于火炸药的易燃易爆性,很多实验尤其是弹药性能的验证过程都必须在人烟稀少的野外进行,这就注定了实验环境条件都是艰苦的。尽管如此,王泽山从来不在办公室里坐等实验数据和结果出来,而是不顾年事已高,亲临一线参加相关实验。

让团队成员堵平副研究员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他们去内蒙古阿拉善靶场做实验,当时室外的温度只有零下二十六七度,就连做实验用的高速摄像机都“罢工”了。可80岁的王泽山却和年轻人一样,在外面一呆就是一整天,他还开玩笑地说:“我天生‘低温感’,承受得住。”

这位受人敬重的学术大家,在生活上却是异常简单的人。王泽山自己理发,平时出差自己上网订机票、订宾馆。由于需要频繁出差,他的手机里存了很多出租车司机的电话。在他看来,要求学校派车,别人就要多跑一趟,有时还会遇到晚点等各种情况,还不如自己叫车来得方便。

当选院士之后,社会工作容易牵扯较多的时间和精力,王泽山一直很清醒地认为:“自己这一辈子,除了能做火炸药研究这一件事,别的都不擅长。我的生活已经跟科研分不开了。一旦离开,就会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了生活的重心。”

每当一个人的时候,王泽山会躺在床上,静静地思考一个个和火炸药相关的问题。想到关键的时候,他会猛然起身,拿起纸和笔记录下来。“只要是在工作,即使只是简单地吃个盒饭,也是一种幸福。”王泽山享受这样的感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云顶线路检测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