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揭秘,世界首例换手人恨透移植手

科学揭秘:什么样的人更容易“无聊”

术后发现不匹配 世界首例换手人恨透移植手

美开发出情感机器人 能表达喜怒哀乐

英专家发现能生成软骨的干细胞

面对乏味的工作、糟糕的交通以及繁琐的家务,我们会经常感到很无聊。但这些抱怨究竟是有根有据,还是借口托辞呢?当我们感到无聊时,又该如何让生活变得充实、快乐呢?

图片 1

图片 2

英国科学家不久前鉴别出一种干细胞,它能逐渐分化转变成软骨细胞,这一发现有望用于修复因关节炎而受损的软骨。

坐在安静而昏暗的学术报告厅里,你和疲乏的“拉锯战”开始了。脑袋上方的投影仪嗡嗡作响,你却神游于那些幻灯片之外。台上那位教授仿佛离你十万八千里,这时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你,那就是——无聊。

57岁的新西兰男子克林特:哈拉姆是世界上第一位成功接受手移植的病人。但日前哈拉姆披露称,自从1998年接受“手移植手术”后,他就恨透了那只“别人的手”,甚至曾经考虑过自杀。哈拉姆称,这次“手移植手术”几乎毁掉了他的生活,而手术带给他的唯一安慰,是与术后一直照顾他的法国美女护士玛汀:兹米特克乌斯季坠入爱河。

麻省理工学院科学家开发出的情感机器人

英国卡迪夫大学的科学家4月11日在爱丁堡举行的英国干细胞系统年度科学大会上报告说,他们在75岁以上志愿者的关节软骨中成功鉴别出一种干细胞,经实验室培养这种干细胞能分化转变成人体软骨,并可以进行有效移植。

科学家一直试图找到无聊这种沉闷情绪的心理学基础。早期,表现较差的工人对工作所表现出的厌烦情绪,促使科学家们研究单调乏味的工作对人的影响。1926年,英国国家工业心理学研究院的心理学家赫德森:戴维斯在《英国医学杂志》上发表论文称,无聊类似于精神疲乏,是由于工人对流水线上精细而重复的作业缺乏兴趣所致。美国纽约城市学院的心理学家约瑟夫:巴尔马克,在20世纪30年代末,指出无聊感是一种类似于睡眠的感觉,并发现同时使用3种兴奋剂——安非他命(amphetamines)、麻黄素(ephedrine)以及咖啡因,可以减少重复性工作中的疲乏、困倦、注意力涣散等无聊的症状。此外,向参加测试的学生支付报酬也可以激起他们的兴趣。这说明,无聊感是刺激和动力不足的一种复合物。

世界首例“换手人” 10年前就“手移植”

北京时间4月12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科学家们日前展示了他们最新开发出的情感机器人“Nexi”,该机器人不仅能理解人的语言,还能够对不同语言做出相应的喜怒哀乐反应。

关节炎是由于人体软骨结构发生变化导致关节不能正常运转所致,最严重时可使软骨分解,关节骨头两端相互摩擦,引起剧痛和关节变形。目前对一些这类患者的治疗方法是从周围健康软骨中提取软骨细胞,将它们移植到受损部位,但缺点是这种方法所能产生的细胞数量有限。

1986年,美国俄勒冈大学心理学家诺曼:D:森德伯尔与他的学生理查德:F:法默对无聊进行了更系统的研究。他们共同发明了由28个问题组成的无聊倾向量表(Boredom
Proneness
Scale,简称BPS),用BPS测试人们在不同境况下产生无聊感的倾向性,结果显示,几乎每个人在身处重复、单调、压抑的环境却无法摆脱的时候,都有过短暂的厌烦情绪。但有些人却频繁地感到无聊,他们需要在生活中寻求更多的刺激;或者由于不具备自娱自乐的能力而闲得无聊;或者找不到生活的意义和目标,对“生存”本身产生厌弃。

现年57岁的世界首例“换手人”克林特:哈拉姆是一名新西兰人,目前居住在法国里昂市。1984年,哈拉姆因欺诈罪在新西兰的一所监狱中服刑。然而在一次锯木事故中,他失去了自己的一只右手。1998年9月,哈拉姆前往法国里昂一家医院,接受了世界上第一例单手移植手术。

据介绍,智能情感机器人“Nexi”能够通过脸部自由活动装置与人沟通并通过面部表情表达高兴和忧郁之情。最令人感兴趣的是,这款机器人在表达情感过程中还能够通过转动和睁闭眼睛、皱眉、张嘴、打手势等形式表达其丰富的情感。

英国卡迪夫大学的科研小组鉴别出的干细胞是一种较为成熟的细胞,其可塑性已减弱,但只要在实验室培养的方法得当,它仍能转变为软骨细胞。

美国西佛罗里达大学的心理学家史蒂文:沃丹洛维奇和同事的研究显示,常感无聊的人患焦虑症、抑郁症、嗜药及酒精成瘾的风险更高。他们易怒、好斗,缺乏人际交往的技巧,在工作和学习中也表现较差。

为他实施手术的医生正是2005年为38岁法国女子伊莎贝尔:迪诺尔进行“换脸手术”的让:米歇尔:杜伯纳尔教授,他将一名因车祸去世的男子右手移植到了哈拉姆的手臂上。整个手术长达13个小时,而且异常复杂。杜伯纳尔教授必须将新手上的每根动脉、静脉、肌肉和腱都和哈拉姆的手臂精确地缝合在一起。

据“Nexi”机器人的研发者称,这款机器人完全可以根据人面部表情的变化来做出相应的反应。它的眼睛中装备有CCD摄像机,这使得机器人在看到与它交流的人之后就会立即确定房间的亮度并观察与其交流者的表情变化。当然,这款机器人还有灵敏的听觉系统。

参与研究的卡莉:阿彻说:“用病人现有的软骨细胞进行移植可能会有一些局限性,但用人体组织内的干细胞培养软骨,我们相信就可以克服这些局限性。”英国研究人员说,这项研究有可能给关节炎患者,尤其是软骨损伤患者,带来新希望。

无聊感的产生主要归咎于两个因素:外部刺激不足和自身调节能力偏弱。

术后发现不匹配 恨透移植来的手

研究人员称,这款机器人可以用来做家务,因为它能够根据指令摆放重量不超过3.5公斤的物品。最有意思的是,这款机器人的头臂都由高灵敏度的塑料制成,因此机器人能够感觉到别人触摸它并根据当时情况对这种触摸是否带有恶意做出相应的反应。

卡迪夫大学的科研小组已开始进行动物试验,并希望明年进行临床试验。

2005年,沃丹洛维奇和美国俄克拉何马州立大学的心理学家J:克雷格:华莱士,以及西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史蒂文:卡斯在BPS分析中指出,无聊感的产生主要归咎于两个因素:一是外部刺激,或者说是对新鲜感、兴奋感以及变化的渴望。由于渴望外部刺激,性格外向的人更容易陷于无聊中。英国伦敦精神病学研究所的汉斯:艾森克指出,性格外向的人需要持续变化的刺激,才能达到最佳的唤醒水平(arousal
level),否则无聊感就油然而生。

起初手术似乎十分成功,哈拉姆那只移植来的“新手”在术后不仅恢复了触觉而且能够活动,甚至能做出一些诸如端起咖啡杯之类的简单动作。但令哈拉姆沮丧的是,他很快发现这只新手和他的手臂并不匹配!哈拉姆透露称,事实上他恨透了那只移植来的新手,但由于不想让手术小组专家感到失望,他过去10年来始终没有说出真相。

较早前,日本专家也曾展示了他们的智能机器人“Kansei”。据称“Kansei”可以像真人一样表达自己的情感。

尽管性格外向的人通常需要更多的外部刺激,但他们的自我调节能力却各不相同。这是沃丹洛维奇在BPS测试中总结出的第二个因素。爱好广泛且富有创造力的人,就不容易陷入无聊的泥淖。森德伯尔称:“我相信有人即便像佛教僧侣那样安静打坐,也不会感到无聊。他们依然能用心感悟生活、发现快乐并不断成长。”如果内心世界不充实,自身调节能力又弱,再多的外部刺激和新鲜感也会转瞬即逝。沃丹洛维奇认为:“大脑会不断寻求刺激,久而久之,大脑对刺激的需求便欲壑难填。这是一场注定失败的战斗,你永远不会感到满足。”

哈拉姆披露说:“那只捐赠的新手比我原来的手要大,没有毛,呈粉红色;但我的手却是橄榄色,毛发浓密,将它们连接在一起的确是件了不起的事情,但它们看上去完全不匹配。我一看到它就很不喜欢,但我能说什么呢?这些医生给了我一辈子只有一次的机会,让我拥有一只新手。我当时应该表达我的感觉,但我却什么也没说,以为自己能慢慢适应。”

为了摆脱无聊,人们会沉湎于吸烟、搞破坏、赌博以及嗜药等有害行为,追求感官刺激。

一度考虑过自杀 找借口切除新手

情绪对无聊感的产生也很有影响,拥有积极自我意识的人很少会觉得无聊;相反,不清楚自己的需要和愿望,找不到生活的目标和意义,就会深陷在“无聊”的深渊中。1951年,澳大利亚籍精神分析学家奥拓:费尼谢尔在对无聊情绪的精神分析中说,由于不清楚自己想干什么,就会找不到生活的目标和意义。

哈拉姆称,一度他甚至想以自杀来了此一生。哈拉姆说:“我的内心感到那只移植来的新手非常奇异和怪诞,我遭遇了巨大的精神创伤,甚至考虑过自杀。我花了7年时间才承认,我不喜欢那只手,并且开始发展到恨它。”

在极端情况下,如果个体不知道找乐子,被无意义感包围,就会产生一种更复杂的无聊感,直指生存问题本身。而当个体出于现实考虑或迫于其他压力,放弃了至关重要的生活目标和梦想,无聊感也会随之产生。2000年,美国圣弗朗西斯大学临床心理学家理查德:巴尔迪尔,描述了6例被他称之为“生活无聊感”的案例。这些案例显示,失去生活目标会使人产生深刻的无聊感。其中,有一位女性在放弃当生物学家的梦想后,后悔嫁了一个不喜欢的丈夫,生活在空巢一般的家里;另一位男性放弃了当天文学家的梦想,转而投身宗教事业,也出现了同样的症状。

“换手手术”后15个月,哈拉姆开始以“无法支付医疗费”为由停止服用抗排斥药。很快,哈拉姆的肢体对那只移植来的新手产生了排斥反应,那只手开始逐渐枯萎变白。最后在2001年,伦敦圣玛丽医院的医生不得不将哈拉姆那只辛辛苦苦移植来的新手切除。

通过“内观”来对抗无聊

移植手术毁掉生活 美女护士成唯一安慰

无聊感各有不同,治疗无聊的方法也多种多样。如果无聊源于乏味的工作,那就可以尝试换个工作,或者通过增加工作的强度和难度来改变工作环境。

哈拉姆称,那次“手移植手术”几乎毁掉了他的生活。而手术带给他的唯一安慰,是结识了手术后一直照顾他的法国美女护士玛汀:兹米特克乌斯季。据悉,现年46岁的玛汀是一名法国人,由于她能说流利的法文和英语,因此被安排照顾哈拉姆,让其他医生能和哈拉姆顺利交流。哈拉姆称,他是手术后第2天首次见到玛汀的。哈拉姆回忆说:“从此玛汀就成了我的联络员。我几乎每天都能见到她。她是我和医生之间重要的一环——只有她能让医生知道我的真实感受。她有着一头红发和精灵一般的脸庞,我对她极有好感。但我当时从没想过要和她发展恋爱关系。”

沃丹洛维奇指出,如果一个人的业余时间总是被无聊感占据,他就应该尝试培养新的兴趣爱好,或者学习一些新的技能。他说:“通过自我训练,你会发现周围的世界其实很丰富多彩。只要用心去体会合发现周围的美,就不会感到无聊。”

手术后,哈拉姆回到了澳洲家中,继续与已结婚12年的妻子和孩子们生活。但离开法国3个月后,哈拉姆才意识到自己竟对护士玛汀产生了感情,他整天只想着和护士玛汀再见一面。哈拉姆回忆说:“我沮丧极了,生活改变了,我也变了。”手术5个月后,哈拉姆决定邀请护士玛汀和他一起前往美国度假,玛汀同意了。

2003年,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的心理学家克尔克:沃伦:布朗和罗彻斯特大学的心理学家理查德:M:瑞安在一篇论文中写到,充分认识自我和周边环境是内观(mindfulness)的关键。内观是人感知和关注当前的状态,源于东方哲学中的打坐冥想,要求练习者缓慢放松,专注于自己的呼吸吐纳和肢体感觉,并让思绪天马行空般穿行于脑海。内观训练可以帮训练者提高注意力,走出情绪的漩涡,从而减少无聊感的产生。2007年2月,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的心理学家报告称,在接受为期10天的内观训练后,冥想的初学者与没有接受训练的人相比,工作的注意力和记忆力都明显改善。此外,前者的发呆情况和抑郁症也逐渐消失了。

离开妻子和孩子 将与法国护士结婚

一些应对无聊的方法有时还会帮助我们治疗其他疾病。一些研究显示,如果戒毒以后能有效应对无聊,复发的可能性就小。美国纽约市贝斯以色列医学中心正在用美沙酮对156名嗜药者进行临床治疗研究,发现嗜药者的无聊程度是判断他们是否痊愈的惟一可信指标。
(文[美]安娜:戈斯林(Anna Gosline) 翻译 冯志华)

此后,哈拉姆和玛汀的感情迅速升温。1年之后,哈拉姆决定离开妻子和孩子,和玛汀正式同居。据悉,哈拉姆目前正计划和玛汀正式结婚,并从越南孤儿院领养了一名2岁女孩娜汉当女儿。哈拉姆说:“玛汀对我很有耐心而且很了解我,即便我什么都不说她也知道我想要什么。”

目前哈拉姆当卡车司机。哈拉姆说:“玛汀是这次手术带给我的唯一好事。我本来有好的生活方式和一个美满的家庭,但由于渴望得到一只新手,我失去了一切。如果现在要我选择,我会选择我的家庭。我再也不会花时间考虑做‘手移植手术’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云顶线路检测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