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欢迎新总统,科学家尝试说服家长接种疫苗

科学家尝试说服家长接种疫苗 如何打碎疫苗谣言

勒索软件获近7万美元赎金

马克龙承诺提高法国科研经费促进创新 科学家欢迎新总统

德通过首部自动驾驶法

图片 1

据电
美国总统国土安全与反恐助理托马斯:博塞特5月15日说,12日开始的勒索软件网络袭击共获赎金近7万美元。与此同时,美国情报机构囤积操作系统安全漏洞的做法遭到批评。

图片 2

据电
德国联邦参议院近日通过法律,允许汽车自动驾驶系统未来在特定条件下代替人类驾驶。这部法律此前已在德国联邦议会通过,这是德国首部关于自动驾驶汽车的法律。

科学家就展示罹患麻疹儿童的照片是否有效存在分歧。图片来源:JIM GOODSON

博塞特当天在白宫记者会上说,这款勒索软件已感染150个国家超过30万台电脑,但好消息是“在周末期间,感染速度已经放缓”。尽管这次网络袭击似乎旨在勒索钱财,但所支付的赎金总数可能不到7万美元,而且据美方所知,支付赎金并未导致任何数据恢复。

马克龙赢得法国总统大选。图片来源:Jeff J. Mitchell

根据这部法律,当汽车的高度自动或完全自动驾驶系统运作时,驾驶人可把对方向盘和刹车的控制交给汽车,自己进行浏览网页、查看邮件等行为。但驾驶人必须坐在方向盘后,如果自动驾驶系统出现意外,驾驶人要能及时介入并切换到人工驾驶模式。

我们需要找出一种办法降低恐惧,而非用恐惧压制恐惧。

博塞特说,此次事件中,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约翰:凯利领导的团队每天发布两次情况报告并与相关专家和运行中心举行多次电话会议。“到目前为止,没有联邦系统被感染”“总体上,美国感染率低于世界上的许多其他国家”。

法国内政部5月8日公布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统计结果,法国前经济部长、“前进”运动候选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获得66.1%的有效选票,其竞争对手、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候选人玛丽娜:勒庞获得33.9%的有效选票。马克龙当选新一任法国总统。

法律明确规定,配有自动驾驶系统的汽车内将安装类似“黑匣子”的装置,记录系统运作、要求介入和人工驾驶等不同阶段的具体情况,以明确交通事故责任。如果事故发生在人工驾驶阶段,则由驾驶人承担责任;如果发生在系统运作阶段,或由于系统失灵酿成事故,则由汽车制造商承担责任。

受爱戴的小说家、儿童文学作家罗尔德:达尔曾写过一篇文章,描述了他的女儿Olivia在7岁时罹患麻疹的事情。Olivia似乎在康复,达尔写道,自己坐在她的床上,教她如何用烟斗通条制作动物,当时他注意到女儿协调自己的手指动作有困难。

博塞特指出,这款勒索软件目前共出现3款变种,但只要给操作系统打上补丁,即可防止所有病毒变种的感染。

法国科学家表示自己长吁了一口气,很高兴新总统会是39岁的马克龙。

德国是汽车大国,德国运输部部长亚历山大:多布林特曾把自动驾驶称为“汽车诞生以来的最大革命”。分析认为,这项法律将进一步促进大众、宝马、戴姆勒等德国汽车制造商对自动驾驶的研究投入。以安联为代表的保险企业也对法律通过表示欢迎。

“‘你觉得还好吗?’我问她。”

当天晚些时候,网络安全公司俄罗斯卡巴斯基实验室和美国赛门铁克公司表示,这个勒索软件可能与一个叫“拉扎勒斯”的黑客组织有关。

马克龙倾向于削减公共支出,但曾表示将保护研究和高等教育经费,他还希望实施一个政府项目,以促进创新和降低失业率。他还承诺增加在环境和清洁能源技术方面的投资。但马克龙是否有能力执行这些政策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今年6月进行的议会选举结果。如果他未能获得法国议会足够的支持,这位新总统将很难提议和通过新法律。

科学家欢迎新总统,科学家尝试说服家长接种疫苗。《中国科学报》 (2017-05-17 第2版 国际)

“‘我觉得瞌睡。’她说。”

科学家欢迎新总统,科学家尝试说服家长接种疫苗。《中国科学报》 (2017-05-17 第2版 国际)

科学家欢迎新总统,科学家尝试说服家长接种疫苗。科学家欢迎新总统,科学家尝试说服家长接种疫苗。现在,科学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很高兴马克龙能打败对手勒庞。“马克龙当选让我感到巨大的轻松,相反则难以想象。”巴黎第五大学校长Frédéric
Dardel说。

“1小时内她就失去了意识。12小时内她走了。”

科学家欢迎新总统,科学家尝试说服家长接种疫苗。“我不仅感到轻松,还为马克龙大幅领先当选而感到高兴。”法国原子能委员会天体物理学家Catherine
Cesarsky说。

这发生在1962年,那是麻疹疫苗被研发出的前一年。病毒导致Olivia的大脑膨胀,这是一种被称为麻疹脑炎的常常是致命性的综合征。达尔1986年给英国桑德维尔卫生行政部门写了一封信,希望它有助于说服家长为儿童接种疫苗。2015年,一场大规模麻疹在美国加州阿纳海姆迪士尼乐园导致100多名儿童患病后,这封信再次被人传播。

虽然法国研究实体很少在选举中表明立场,但这次情况不同。法国科学和高等教育界联合起来反对勒庞。来自法国科学研究中心、国立健康和医学研究院及国立农业研究院等机构的研究院所负责人还曾发表公开信,将勒庞描述为“可怕的危险”,认为她会带来经济、社会和科学等各方面的衰退。勒庞提议减少外来移民等,而这些提议会威胁法国普遍、宽容和公开的学术环境。

类似关于儿童时期疾病风险的情感故事是说服家长为儿童接种的正确方式吗?

“与国民阵线不同,马克龙支持共和主义和人道主义价值观,我们也同样支持这些观念,这些也是构建大学的DNA。”法国大学校长会议主席Gilles
Roussel
说。4月,该会议召集了一次反对极端主义勒庞候选资格的投票,并为普遍、宽容和公开的价值观进行了辩护。

是这样的,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儿童医院疫苗教育中心主任、儿科学家Paul
Offit说。“我认为我们受到的恐惧驱动大于理智。”他表示,“你必须让父母意识到他们的选择并非是完全没有风险的。”

勒庞希望进行公民投票,以便确定法国是否仍留在欧盟。相比之下,马克龙和许多法国科学家则是欧盟的狂热支持者。Dardel表示,勒庞如果胜利,对欧盟和科学国际合作而言是个“灾难”。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安阿伯市密歇根大学儿科公共健康研究专家Gary
Freed则认为。他警告,家长焦虑的增加最终可能会让他们不愿给孩子接种。“我们需要找出一种办法降低恐惧,而非用恐惧压制恐惧。”

研究人员表示,他们从马克龙的科技、创新和环境总体规划中看到了信心。马克龙还表示计划投资培训清洁能源、环境测量、现代化农业、健康护理、交通运输和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的年轻人。而且,PSL研究大学校长、数学家Thierry
Coulhon预测,这些领域的研究也可能获得额外经费。他也是马克龙竞选阵营的研究和高等教育顾问。

关于达尔的方法,Freed和Offit都能找到支持他们观点的研究。在2015年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把315人分为3组。其中一组接受的信息是疫苗会导致孤独症的流言;第二组接受的是与疫苗相关的阅读材料;第三组是面对流行性腮腺炎、麻疹或风疹的儿童照片以及家长对儿童疾病的描述。在随后的一份问卷中,第三组表现得对疫苗的支持比以往更高,而另外两组则没有变化。

科学家欢迎新总统,科学家尝试说服家长接种疫苗。Coulhon表示,马克龙还计划通过分散集权和减少官僚主义作风,开放大学的创新工作,尤其是马克龙倾向于让大学能直接雇佣讲师和研究人员,而不需要等待巴黎中央部门的批准。Coulhon希望马克龙针对法国国家研究机构的政策能更连贯,不需要重大改革。

科学家欢迎新总统,科学家尝试说服家长接种疫苗。在2014年的一项研究中,Freed也向家长展示了惊人的照片和疾病故事。“我愿意用美元和甜甜圈打赌这对他们选择接种具有积极作用。”他说。但是这些家长最终却更加相信麻疹疫苗会非常危险。Freed推测,这些材料可能只是增加了父母的整体焦虑水平。

Cesarsky表示,马克龙对研究和高等教育领域十分熟悉。Cesarsky是大选时要求11位候选人陈述其科学计划的科学家团体成员。

科学家欢迎新总统,科学家尝试说服家长接种疫苗。德国埃尔福特大学心理学家Cornelia
Betsch说,关于患病儿童的故事可能因为若干原因不能对一些家长产生作用,其中包括被称为忽略偏差的人类心理怪癖。人们会认为他们采取措施而导致的糟糕结果比忽视或什么也不做导致的糟糕结果更坏。在一项研究中,家长认为疫苗引发的发热比疾病导致的发热更加糟糕。这可能会导致一些人反对接种疫苗,Betsch说,“所以,如果发生了一些事情,那不是他们的错,而是命运的错。”

“马克龙的团队似乎愿与研究界进行公开讨论。”Dardel说,“我们面前是一张白纸,如果我们能写上正确信息,将能进步。这是法国科学界能抓住的机会。”

尽管如此,Betsch认为,达尔的策略对一些父母可能有用,特别是那些出于方便而非安全考量而逃过疫苗接种的家长。

尽管马克龙近期将委任总理和成立政府,但他还将需要在6月的议会选举中赢得多数席位,以便更好地推行其政策。

2016年,在67个国家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对疫苗的信任整体较高,但根据国家不同有所差异。安全性问题程度最高的是欧洲和俄罗斯;其中在法国,41%的人不认同“疫苗是安全的”声明。

数十年来,支配法国议会的两大主要政党的候选人都未能在最后的总统竞选中获胜。马克龙领导着一个由他于去年创立的草根政治运动En
Marche
!该“前进”运动目前在议会中没有席位,而在6月11日到18日的议会选举中,选择马克龙的选民可能会支持其他党派。

一些研究人员研究了一些家长不给孩子接种疫苗的原因以找到最佳策略的线索。很多父母谈了关于免疫接种的健康风险传言,或是对制药行业的负面印象,但英国布里斯托大学心理学家Stephan
Lewandowsky认为,这些并非真正的原因。他说自己从有关气候变化怀疑论者的研究得到的教训是,他们真正的驱动因素并非对二氧化碳角色的观点,而是他们保守党的政治立场。

因此,最终马克龙可能要组织一个联合政府,或成为“跛脚鸭”总统——受其他党派总理或政府牵制。目前,ITER总干事Bernard
Bigot表示,人们尚不清楚新议会是否也承认科研和高等教育的重要地位。“如果其他党派控制政府将会是巨大风险。”他说。

在发表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的一项研究中,Lewandowsky报告称,自由市场意识是反疫苗情绪的重要因素。他说,了解政治暗流很重要,因为它有助选择信使:“在理想情况下,人们希望找到一个真诚、受人尊敬的保守派人士支持疫苗接种。”他补充说,但似乎没有人愿意担任这个角色。

此外,研究人员警告称,勒庞的失败并不意味着国民阵线已经离开。她的政党在6月的选举中可能仍有优势,其理念对法国政治和社会的影响力在逐渐增大。“我们仍然担心,国民阵线的理念会继续发展,并逐渐成为主流。”Roussel说。

并不让人惊奇的是,Lewandowsky还发现阴谋思想和疫苗接种之间的关联度“出奇的高”。“它比气候变化或者转基因食品高得多。”他说。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曾表扬过的一个网站Infowars上,家长们能够看到一些文章的标题为《曾被推向公众的最危险的流感疫苗》等。

不过,科学家表示,马克龙的胜利带来了希望。“我们看到最近全世界发生了很多事,从特朗普出任美国总统,到英国脱欧,以及欧洲极端主义的兴起,这是第一次我们采取了强有力的行动。”巴黎高等师范学院退休理论物理学家?魭douard
Brézin说,“我很高兴这个运动来自法国。”

这样的迷思对科学家造成了问题,因为一些信奉者往往认为证据与阴谋论相对,以进一步掩饰问题,Lewandowsky说,这意味着揭穿阴谋论的尝试反而会适得其反。他补充说,科学家仍然需要努力,不是因为那些阴谋思想者,而是为了其他所有人。“揭穿他们非常重要,因为如果不这样做,那些反对疫苗者就有了话说。”他说。

《中国科学报》 (2017-05-17 第3版 国际)

关于4个疫苗传言及其来源的经验让荷兰国家传染病协调中心原主任Roel
Coutinho总结了类似的教训。当针对人类乳头瘤病毒的疫苗2009年在荷兰铺开时,一拥而上的反对意见和各种严重负效应的留言让Coutinho和其他人大吃一惊。“它就像病毒一样具有传染性,消息传得非常快,如果问题已经特别大,那么你能做的就更少了。”他说。官方和权威人士必须迅速行动,他说,应该严肃对待最荒谬的谣言,用事实对其予以回击。“你不能简单地说‘这全都是胡说。’即便你那么想也不行,因为这不会有任何作用。”

Lewandowsky说,若干项研究表明,质疑错误信息来源的可靠性会有帮助。1998年《柳叶刀》的一篇有影响力的文章认为孤独症和疫苗之间存在关联,他说这正是指出该文章具有欺骗性并被撤稿的重要原因。(该文章的主要作者Andrew
Wakefield也被禁止在英国治疗患者。)“这是一个公然欺骗的典型案例,现在开除Wakefield相对容易。”Lewandowsky
说。

另一个有益的策略是在科学家中间达成共识。《英国医学学会—公共卫生》在2015年发表的一篇文章表明,告诉家长“90%以上的医学科学家认为疫苗是安全的,所有的家长应该被要求为儿童接种”,可以显著降低对疫苗的担忧。这种方式的优势是它避免了谣言反复出现,一些研究表明这会强化谣言。

科学的说服性可能并不确定,但免疫倡议者有其他方法增加疫苗覆盖率。“人们经常谈论反疫苗,但医疗系统中有如此多的事物能够帮助人们获得免疫。”Betsch说。一些人后退或逃避疫苗并不是因为他们反对疫苗,而是因为他们很难在方便的时候达成接种约定。Betsch说,让疫苗接种变得尽可能方便能够进一步增加接种率。

其他的因素几乎不可能合法化,甚至无法在科学上测量:当一位医生碰到一位犹豫不决的患者时的人际交互。例如,当人们说可能孩子得病会比不得病更健康时,他会说他有确定的答案:“几乎没有因为罹患小儿麻痹症而瘫痪的儿童觉得他们得这种病会更健康。”

Offit同意医生需要更加直言不讳。他的妻子经营一家私人诊所,他说一开始他们很难让警惕的家长相信。“然后她直言不讳地说:‘如果你不这么做,我也看不到你,我不能忍受你的孩子存在这样的风险。’”Offit说,现在有更多家长愿意接种疫苗。“我认为激情会起作用。”

《中国科学报》 (2017-05-17 第3版 国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云顶线路检测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